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香港之困:暴徒硬扛特区政府 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2019-09-08 点击:818

  秦朔朋友圈昨天我要分享

  

  反对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示威和骚乱,让香港伤痕累累,直到近日才有所收敛。透过黑压压的示威人流,我们需要冷静观察,对香港人需要加深了解和认识。

  修订《逃犯条例》,没什么不妥

  特首林郑月娥心力交瘁,可能到现在都感觉很委屈,修订《逃犯条例》错哪了?确实,如果不带偏见,不掺杂政治因素,香港《逃犯条例》的修订有现实需要,合情合理。

  2018年2月,香港一名男子和怀孕女友到台湾旅游,在台湾杀害女友抛尸后潜逃回港。警方破案后,因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签订刑事司法协助安排和移交逃犯协议,该男子无法被移交至案发地台湾受审,而香港检方又无法以杀人罪起诉他。这就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动因。

  香港现在施行的《逃犯条例》,仅适用英国、法国等20个司法管辖区,中国内地以及台湾澳门被排除在外。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对包括内地在内的其他100多个未达成双边协议国家及地区,可以就个案向特区政府提出移交逃犯事宜,由特首签发启动个案移交程序,疑犯交由法庭聆讯及判决是否移交。可以看到,一个逃犯成功移交,一是要通过特首审查同意这关,二是法庭审判认可。这要经过冗长的法律程序,门槛非常高。

  而且特区政府重申政治罪行不移交,判死刑的不移交(这是政府间的一种默契,比如大走私犯赖昌星引渡回中国,就是中国政府承诺不判决其死刑,没有死刑罪的加拿大才同意引渡),涉新闻、言论、出版等方面行为不移交。这样宽松的条例,对一般市民来说,应该是没有什么好惊讶的。而且修例不仅仅是香港单向将逃犯引渡到内地,香港也可以要求内地配合引渡藏匿在内地的香港犯罪嫌疑人,以及在香港犯罪逃回内地的内地人,对其他国家和地区也是一样道理。

  香港特区政府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披露,带头反修例、还到美国寻求支持的民主派元老李柱铭,在1998年曾极力催促特区政府和内地达成这样的引渡文件,因香港悍匪张子强等在内地被抓捕后判处死刑,而张子强的罪案主要发生在香港,李柱铭认为港人在港犯罪应该回香港受审,才能体现香港的司法管辖权。叶刘淑仪当时任特区政府保安局局长,她说曾就此几上北京和内地有关部门商讨。叶刘淑仪质问:1998年李柱铭先生极力推动的事项,2019年又带头反对,意欲何为?

  从新闻看到,支持这一修订的立法会议员曾经开记者会,前述受害女友的妈妈出席,她非常支持这一修订。这是最重量级的民意啊!还有人指出,你不在内地刑事犯罪,何需恐惧引渡?但是香港社会反对声音四起,反对派说对内地司法制度缺乏信心,现在说政治犯不引渡,但将政治犯说成偷税犯要求引渡也是容易的,修例是要将港人“送中”。“送中”说是很恶毒吓人的。“反送中”力量迅速集结。6月9日大游行,号称百万人参加,警方称有24万人参与;6月16日再游,号称两百万人参加,警方称有34万人。警方提供的人数应该比较准确,这也是惊人的,740多万人口的香港,这么多人出来,对特区政府的压力是如山的。

  “香港人自由惯了,只要有约束,都是很反对的。”6月底,我到英国旅游,旅游团中有香港市民,对修订《逃犯条例》,她说政府明知香港人对这些很敏感,还强推,“你以为香港人唔惊啊”!

  这个热心热情的港人,和团友和谐相处,广州话很标准。香港现在700多万居民中,据说有一两百万人是1949年之后通过各种形式从珠三角地区进入香港的,部分对内地的历次政治运动印象深刻,有的甚至受过冲击,留有阴影,很多港人的亲戚朋友还在内地,来往频密,信息灵通。

  内地改革开放取得巨大进步和伟大成就,但贪污腐败,司法透明度不高,有法不依,公民权益受侵害的现象也时有发生。这些,港人看在眼里,可能点滴在心头。从积极意义看,香港同胞对我们内地司法制度信心不足,是我们推进依法治国,深化司法改革的动力。国家机关和执法人员应该明白,我们的法治环境和法治水平,世界在看,香港同胞更在看。办一个错案,错抓一个公民,除了严重损害当事人的权益,更是对国家形象的破坏,也是对“一国两制”成功实施的打击。

  毫无疑问,我们各方面都在进步,但仍有不足,之前留给香港同胞的不良印象和不安观感,可能要经过不懈的努力和百倍的付出,以及较长时间才能修正和扭转。我们必须有耐心和信心。

  硬扛特区政府,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如果说港人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担忧可以理解,那么,特首林郑月娥7月初宣布停止,表明本届政府不再提修例后,反对派依然不依不饶,不断升级对抗,这就让正直善良的人难以理解,更让关心香港的我们内地同胞想不通——这是对政府不满对现实不满的总爆发?还是借题发挥,醉翁之意不在酒?

  更多可能是后者。外国势力的介入就是证据。叶刘淑仪接受内地媒体采访时分析,美国插手支持香港的反修例暴乱,是担心一旦修例通过,华为高管孟晚舟被扣留事件,可能招致中国政府报复,过境香港的美国人也可能会被要求扣押转而移交大陆。

  外国势力的介入,使香港反对派有恃无恐。反对派抗议者向特区政府提出五大诉求,宣称“缺一不可”:

  一、彻底撤回《逃犯条例》;

  二、撤回“612”暴动定性;

  三、承诺不追究“反送中”抗争者;

  四、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方滥权滥暴及元朗暴力事件;

  五、全面落实双真普选。

  别的不说,单是双真普选,就是特区政府不可能落实的任务。双普选,是指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全部立法会议员都通过一人一票普选产生。抗议者还在中间插入“真”字,用意也带有挑衅。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全部立法会议员的产生办法,需要特区政府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报告,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这哪里是反对派上街喊口号那么简单的!这就是有意刁难特区政府,甚至让中央政府为难。

  反对派的要挟,特区政府肯定不能也不可能满足,反对派又“缺一不可”,怎么办呢?难道要开展长期的街头抗争?

  港人给我们的印象,以前好像并不热衷政治,闷声发财,彬彬有礼,文明礼貌,专业热情,服务业尤其如此。香港人给内地同胞更好的印象,是他们的爱心。1991年华东大水灾,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港人血浓于水的同胞情,永载史册。但港人爱心的另一面,是对内地某些方面的抵触抗拒、戒备和排斥,在强调“两制”时往往忽略“一国”,我的地盘我做主,不受干扰,不受影响,自娱自乐,充分民主,自由选举,对一人一票选举的争取坚持不懈。最近几年香港甚至出现港独言论与行动,港独思潮蔓延大学校园,特区政府想不到港独竟成气候,萌芽之初几乎没有制止和打击,养痈成患。

  “逢中必反”,强调两制却不提“一国”,部分港人对内地存有偏见和抵触,无视内地的进步,对内地的缺点和负面消息,放大固定,抵制中央政府和内地的影响。这种抵触和抵制心理的极端表现,就是“逢中必反”。

  在董建华担任特首第二个任期的2003年,为《基本法》二十三条坚定立法,遭到民主派议员强烈抵制。董特首在立法会答问时与民主派议员激烈辩论,批判民主派“逢中必反”!当时从香港的电视新闻看到,董特首神情非常严肃,甚至有些悲愤。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香港回归祖国已经好几年了,应该为国家的安全尽点责任了。”面对反对和质疑,董特首坚定地说,特区政府根据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是宪制上应负的责任。还指出,一个不想做任何危害国家安全事情的市民,国家安全条例对他的权利、自由毫无影响。但是,反对派用街头抗争反击董特首。2003年7月1日回归纪念日,香港举行反对二十三条立法的七一大游行,号称有50万人参加,对董特首和特区政府形成巨大压力,也让中央政府震惊。加上当年的非典对香港经济造成巨大破坏,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的《国家安全条例草案》无奈流产。2005年3月,中央政府批准董建华先生辞去特区行政长官职务。

  从这时起,“逢中必反”愈反愈烈。2012年反“国民教育”,2014年反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2018年反深港高铁一地两检,现在反修例,每次都是大动作,每次都引起全世界注目。

  2012年特区政府决定将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列为必修科,对中小学生进行国情教育,遭到普遍抵制,其理由是担心对学生进行“洗脑”。在强烈反对的团体和机构中,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特别引人注目。这是一个由香港大学、中学、小学、幼儿园各级学校教师组成的组织,现有9万会员,据称是民主派的大本营,“逢中必反”能量非常强大深厚。中国的香港,教育中国国情,老师都反对,都不愿教,特首梁振英竟无奈,2012年新学期开学不久,宣布政府搁置香港国民教育课程指引。

  在回归祖国15年后的2012年,特区政府想开设一门让中小学生认识国家了解国家的课程,都无奈夭折,这简直不可思议。现在示威游行反政府的主力,说不定就是当年错失国情教育的中小学生。

  

  声大夹恶就赢?

  观察香港社会,感觉港人最大的不满和愤怒好像不是和民生息息相关的世界最高的楼价,不是抱怨住白鸽笼,不是失业,不是收入低,游行示威不是因为买不起楼,他们共同的兴奋点好像是民主和自由,是政治,是一人一票的选举。

  爱国爱港力量在哪里?在香港,政治人物和一般民众有两大群体,一个是建制派,一个是民主派。建制派,指拥护和支持特区政府现有建制及中央政府的政党和爱国人士,是爱国爱港力量的总称。但是,在社会舞台活跃度,在争取民意,争夺话语权方面,民主派的组织发动能力和战斗力更强,更有狼性。而建制派,通常比较理性,爱国爱港力量,相对低调,在民意表达上,他们大多不愿上街,在街头运动中,没有声势,是沉默的多数。香港历届立法会,建制派的立法会议员席位都是占优的,但都斯斯文文的;出尽风头的,是民主派议员。这些年,我们通过电视看香港立法会开会,大开眼界。民主派议员在议会阻碍议程,刁难政府,贫嘴滑舌,牙尖嘴利,声大夹恶,辱骂官员,抛扔物品,逢政府必反。每一任特首在立法会都经历过被谩骂和羞辱的难堪,这就是民主政治?

  今年5月,民主党主席、立法会议员胡志伟在行政长官答问大会上爆粗口大骂特首林郑月娥为“八婆”,被香港妇女界齐声谴责。民主派更有特点的梁国雄,长发披肩,绰号长毛,在立法会上蹿下跳,哪里有街头抗议都有他份。难以置信的是,梁国雄2004年首次竞选立法会议员成功后,只有一届以微弱票数落选,几乎是竞选立法会议员的常胜将军。2016年再度当选,在立法会宣誓时侮辱国家,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精准打击,香港法院依此判决,和其他7名民主派议员一样,被褫夺议员资格。民主派议员在立法会力量大减,这可能也是特区政府强力推动修例的原因,眼看修例在立法会必过,反对派6月12日发动街头斗争,堵塞立法会,阻扰议员表决,气势汹涌,特区政府认为这是暴动。这就是反对派五大诉求之一的撤回“612”暴动定性的来由。

  现在,反修例示威,梁国雄又冲在最前了。从梁国雄的经历,我们就知道,在香港,争取民主,逢中必反以及逢政府必反,很有市场。在议会,不是看议员的参政质量,声大夹恶的好像更有知名度。民主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哗众取宠的。

  反修例运动让香港市民接受教育,促使沉默的多数思考,这样乱确实没什么好,总是沉默,受损的是自己。香港国泰港龙航空公司就是很好的例子。原来的管理层热衷政治,激进反修例,支持3000名员工非法集会,即使有200多班航班停飞也在所不惜,还安排被控暴动罪的机师继续执飞。中国民航局对它发布重大安全警示,国泰港龙的生存空间被依法严重挤压,控股股东坐不住了,马上飞北京。之后迅速重组管理层,炒了一批鱿鱼,通过网络指导示威者围堵机场的“内鬼”被立即解雇,哭着走人。没有什么比这样的教育更有效的了。

  

  破解香港困局,要有大智慧

  这几天看电视,特首林郑月娥憔悴了很多。她表示,大家都累了,特区政府会马上构建沟通平台,用开放的态度与各界人士沟通,化解分歧。

  破解香港困局,需要大智慧。把激烈抗争的局面平静下来是容易的,再疯狂的街头斗争,也有闹不下去的一天。

  消除仇恨,弥合创伤,和谐社会,任务艰巨。长时间的街头抗争,翻江倒海,民主建制,隔空互呛,社会撕裂,族群对立,兄弟阋墙,朋友闹翻,争斗甚至可能在一个家庭内进行,“黑警察”和读大学的兄弟,是对立的一对,在街头冲锋陷阵的儿子和理性客观的父母,可能互不理睬。香港人,可能处在历史最郁闷纠结时期。

  这些年,我们看民主派在香港的作为,过于激进和进攻,极具破坏性,少有建设性。动辄发动几十万人游行示威,对抗特区政府,向中央政府施压,没用的,只有反作用。只有和平理性,才有利推进民主。他们发动的2014年占领中环,2015年否决政改,反一地两检,现在反修例,都无法推进民主,实质伤害民主,伤害香港。我认为,这是香港之困的主要原因。

  破解困局,民主派更要有大智慧,新思维。完全可以想象,在香港这样的社会民意和社会氛围下,对内地的不信任甚至抗拒和敌视,任何负责任的中央政府,都不会允许一人一票选出一个和中央作对的特首。香港的民主派动辄求助洋人,更让人怀疑他们的智商。另外,香港人必须和港独决裂,铲除港独的土壤。台湾政客想搞台独都躲躲闪闪,都不敢公开,香港人喊独立,凭什么?

  中央政府多次重申: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都是绝不能允许的。中央政府警告台独是死路一条,在香港闹独立,更加如此。

  破解香港困局,中央政府就不要像以往那样派糖给好处了,创新思路,从消除港人最担心最不信任之处着手,更能体现关心爱护香港。中央政府驻港机构官员,应该更多走出风光气派的大楼,深入社区学校,了解民情民意,接点香港地气,宣传内地改革开放成果,讲解内地相关法律法规,消除港人的恐惧和疑虑,让港人觉得中央的人可亲可信,为中央政府制定对港政策提供准确民情民意。

  特区政府廉洁高效,怎样发展经济,凝聚社会共识,解决深层矛盾,纾解民生困难,比谁都明白。让人担心的是,香港的民主政制之争,离心离德倾向,很难停止,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人一票的执着追求,“浪漫依然”。能让李柱铭们改变信仰吗?能让梁国雄们不上蹿下跳吗?能让境外反华势力收手吗?

  东方之珠,希望天佑!

  

  「 图片 | 视觉中国 」

  

  

  商务合作:

  投稿、内容合作、招聘简历:

  收藏举报投诉

  

  反对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示威和骚乱,让香港伤痕累累,直到近日才有所收敛。透过黑压压的示威人流,我们需要冷静观察,对香港人需要加深了解和认识。

  修订《逃犯条例》,没什么不妥

  特首林郑月娥心力交瘁,可能到现在都感觉很委屈,修订《逃犯条例》错哪了?确实,如果不带偏见,不掺杂政治因素,香港《逃犯条例》的修订有现实需要,合情合理。

  2018年2月,香港一名男子和怀孕女友到台湾旅游,在台湾杀害女友抛尸后潜逃回港。警方破案后,因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签订刑事司法协助安排和移交逃犯协议,该男子无法被移交至案发地台湾受审,而香港检方又无法以杀人罪起诉他。这就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动因。

  香港现在施行的《逃犯条例》,仅适用英国、法国等20个司法管辖区,中国内地以及台湾澳门被排除在外。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对包括内地在内的其他100多个未达成双边协议国家及地区,可以就个案向特区政府提出移交逃犯事宜,由特首签发启动个案移交程序,疑犯交由法庭聆讯及判决是否移交。可以看到,一个逃犯成功移交,一是要通过特首审查同意这关,二是法庭审判认可。这要经过冗长的法律程序,门槛非常高。

  而且特区政府重申政治罪行不移交,判死刑的不移交(这是政府间的一种默契,比如大走私犯赖昌星引渡回中国,就是中国政府承诺不判决其死刑,没有死刑罪的加拿大才同意引渡),涉新闻、言论、出版等方面行为不移交。这样宽松的条例,对一般市民来说,应该是没有什么好惊讶的。而且修例不仅仅是香港单向将逃犯引渡到内地,香港也可以要求内地配合引渡藏匿在内地的香港犯罪嫌疑人,以及在香港犯罪逃回内地的内地人,对其他国家和地区也是一样道理。

  香港特区政府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披露,带头反修例、还到美国寻求支持的民主派元老李柱铭,在1998年曾极力催促特区政府和内地达成这样的引渡文件,因香港悍匪张子强等在内地被抓捕后判处死刑,而张子强的罪案主要发生在香港,李柱铭认为港人在港犯罪应该回香港受审,才能体现香港的司法管辖权。叶刘淑仪当时任特区政府保安局局长,她说曾就此几上北京和内地有关部门商讨。叶刘淑仪质问:1998年李柱铭先生极力推动的事项,2019年又带头反对,意欲何为?

  从新闻看到,支持这一修订的立法会议员曾经开记者会,前述受害女友的妈妈出席,她非常支持这一修订。这是最重量级的民意啊!还有人指出,你不在内地刑事犯罪,何需恐惧引渡?但是香港社会反对声音四起,反对派说对内地司法制度缺乏信心,现在说政治犯不引渡,但将政治犯说成偷税犯要求引渡也是容易的,修例是要将港人“送中”。“送中”说是很恶毒吓人的。“反送中”力量迅速集结。6月9日大游行,号称百万人参加,警方称有24万人参与;6月16日再游,号称两百万人参加,警方称有34万人。警方提供的人数应该比较准确,这也是惊人的,740多万人口的香港,这么多人出来,对特区政府的压力是如山的。

  “香港人自由惯了,只要有约束,都是很反对的。”6月底,我到英国旅游,旅游团中有香港市民,对修订《逃犯条例》,她说政府明知香港人对这些很敏感,还强推,“你以为香港人唔惊啊”!

  这个热心热情的港人,和团友和谐相处,广州话很标准。香港现在700多万居民中,据说有一两百万人是1949年之后通过各种形式从珠三角地区进入香港的,部分对内地的历次政治运动印象深刻,有的甚至受过冲击,留有阴影,很多港人的亲戚朋友还在内地,来往频密,信息灵通。

  内地改革开放取得巨大进步和伟大成就,但贪污腐败,司法透明度不高,有法不依,公民权益受侵害的现象也时有发生。这些,港人看在眼里,可能点滴在心头。从积极意义看,香港同胞对我们内地司法制度信心不足,是我们推进依法治国,深化司法改革的动力。国家机关和执法人员应该明白,我们的法治环境和法治水平,世界在看,香港同胞更在看。办一个错案,错抓一个公民,除了严重损害当事人的权益,更是对国家形象的破坏,也是对“一国两制”成功实施的打击。

  毫无疑问,我们各方面都在进步,但仍有不足,之前留给香港同胞的不良印象和不安观感,可能要经过不懈的努力和百倍的付出,以及较长时间才能修正和扭转。我们必须有耐心和信心。

  硬扛特区政府,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如果说港人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担忧可以理解,那么,特首林郑月娥7月初宣布停止,表明本届政府不再提修例后,反对派依然不依不饶,不断升级对抗,这就让正直善良的人难以理解,更让关心香港的我们内地同胞想不通——这是对政府不满对现实不满的总爆发?还是借题发挥,醉翁之意不在酒?

  更多可能是后者。外国势力的介入就是证据。叶刘淑仪接受内地媒体采访时分析,美国插手支持香港的反修例暴乱,是担心一旦修例通过,华为高管孟晚舟被扣留事件,可能招致中国政府报复,过境香港的美国人也可能会被要求扣押转而移交大陆。

  外国势力的介入,使香港反对派有恃无恐。反对派抗议者向特区政府提出五大诉求,宣称“缺一不可”:

  一、彻底撤回《逃犯条例》;

  二、撤回“612”暴动定性;

  三、承诺不追究“反送中”抗争者;

  四、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方滥权滥暴及元朗暴力事件;

  五、全面落实双真普选。

  别的不说,单是双真普选,就是特区政府不可能落实的任务。双普选,是指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全部立法会议员都通过一人一票普选产生。抗议者还在中间插入“真”字,用意也带有挑衅。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全部立法会议员的产生办法,需要特区政府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报告,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这哪里是反对派上街喊口号那么简单的!这就是有意刁难特区政府,甚至让中央政府为难。

  反对派的要挟,特区政府肯定不能也不可能满足,反对派又“缺一不可”,怎么办呢?难道要开展长期的街头抗争?

  港人给我们的印象,以前好像并不热衷政治,闷声发财,彬彬有礼,文明礼貌,专业热情,服务业尤其如此。香港人给内地同胞更好的印象,是他们的爱心。1991年华东大水灾,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港人血浓于水的同胞情,永载史册。但港人爱心的另一面,是对内地某些方面的抵触抗拒、戒备和排斥,在强调“两制”时往往忽略“一国”,我的地盘我做主,不受干扰,不受影响,自娱自乐,充分民主,自由选举,对一人一票选举的争取坚持不懈。最近几年香港甚至出现港独言论与行动,港独思潮蔓延大学校园,特区政府想不到港独竟成气候,萌芽之初几乎没有制止和打击,养痈成患。

  “逢中必反”,强调两制却不提“一国”,部分港人对内地存有偏见和抵触,无视内地的进步,对内地的缺点和负面消息,放大固定,抵制中央政府和内地的影响。这种抵触和抵制心理的极端表现,就是“逢中必反”。

  在董建华担任特首第二个任期的2003年,为《基本法》二十三条坚定立法,遭到民主派议员强烈抵制。董特首在立法会答问时与民主派议员激烈辩论,批判民主派“逢中必反”!当时从香港的电视新闻看到,董特首神情非常严肃,甚至有些悲愤。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香港回归祖国已经好几年了,应该为国家的安全尽点责任了。”面对反对和质疑,董特首坚定地说,特区政府根据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是宪制上应负的责任。还指出,一个不想做任何危害国家安全事情的市民,国家安全条例对他的权利、自由毫无影响。但是,反对派用街头抗争反击董特首。2003年7月1日回归纪念日,香港举行反对二十三条立法的七一大游行,号称有50万人参加,对董特首和特区政府形成巨大压力,也让中央政府震惊。加上当年的非典对香港经济造成巨大破坏,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的《国家安全条例草案》无奈流产。2005年3月,中央政府批准董建华先生辞去特区行政长官职务。

  从这时起,“逢中必反”愈反愈烈。2012年反“国民教育”,2014年反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2018年反深港高铁一地两检,现在反修例,每次都是大动作,每次都引起全世界注目。

  2012年特区政府决定将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列为必修科,对中小学生进行国情教育,遭到普遍抵制,其理由是担心对学生进行“洗脑”。在强烈反对的团体和机构中,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特别引人注目。这是一个由香港大学、中学、小学、幼儿园各级学校教师组成的组织,现有9万会员,据称是民主派的大本营,“逢中必反”能量非常强大深厚。中国的香港,教育中国国情,老师都反对,都不愿教,特首梁振英竟无奈,2012年新学期开学不久,宣布政府搁置香港国民教育课程指引。

  在回归祖国15年后的2012年,特区政府想开设一门让中小学生认识国家了解国家的课程,都无奈夭折,这简直不可思议。现在示威游行反政府的主力,说不定就是当年错失国情教育的中小学生。

  

  声大夹恶就赢?

  观察香港社会,感觉港人最大的不满和愤怒好像不是和民生息息相关的世界最高的楼价,不是抱怨住白鸽笼,不是失业,不是收入低,游行示威不是因为买不起楼,他们共同的兴奋点好像是民主和自由,是政治,是一人一票的选举。

  爱国爱港力量在哪里?在香港,政治人物和一般民众有两大群体,一个是建制派,一个是民主派。建制派,指拥护和支持特区政府现有建制及中央政府的政党和爱国人士,是爱国爱港力量的总称。但是,在社会舞台活跃度,在争取民意,争夺话语权方面,民主派的组织发动能力和战斗力更强,更有狼性。而建制派,通常比较理性,爱国爱港力量,相对低调,在民意表达上,他们大多不愿上街,在街头运动中,没有声势,是沉默的多数。香港历届立法会,建制派的立法会议员席位都是占优的,但都斯斯文文的;出尽风头的,是民主派议员。这些年,我们通过电视看香港立法会开会,大开眼界。民主派议员在议会阻碍议程,刁难政府,贫嘴滑舌,牙尖嘴利,声大夹恶,辱骂官员,抛扔物品,逢政府必反。每一任特首在立法会都经历过被谩骂和羞辱的难堪,这就是民主政治?

  今年5月,民主党主席、立法会议员胡志伟在行政长官答问大会上爆粗口大骂特首林郑月娥为“八婆”,被香港妇女界齐声谴责。民主派更有特点的梁国雄,长发披肩,绰号长毛,在立法会上蹿下跳,哪里有街头抗议都有他份。难以置信的是,梁国雄2004年首次竞选立法会议员成功后,只有一届以微弱票数落选,几乎是竞选立法会议员的常胜将军。2016年再度当选,在立法会宣誓时侮辱国家,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精准打击,香港法院依此判决,和其他7名民主派议员一样,被褫夺议员资格。民主派议员在立法会力量大减,这可能也是特区政府强力推动修例的原因,眼看修例在立法会必过,反对派6月12日发动街头斗争,堵塞立法会,阻扰议员表决,气势汹涌,特区政府认为这是暴动。这就是反对派五大诉求之一的撤回“612”暴动定性的来由。

  现在,反修例示威,梁国雄又冲在最前了。从梁国雄的经历,我们就知道,在香港,争取民主,逢中必反以及逢政府必反,很有市场。在议会,不是看议员的参政质量,声大夹恶的好像更有知名度。民主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哗众取宠的。

  反修例运动让香港市民接受教育,促使沉默的多数思考,这样乱确实没什么好,总是沉默,受损的是自己。香港国泰港龙航空公司就是很好的例子。原来的管理层热衷政治,激进反修例,支持3000名员工非法集会,即使有200多班航班停飞也在所不惜,还安排被控暴动罪的机师继续执飞。中国民航局对它发布重大安全警示,国泰港龙的生存空间被依法严重挤压,控股股东坐不住了,马上飞北京。之后迅速重组管理层,炒了一批鱿鱼,通过网络指导示威者围堵机场的“内鬼”被立即解雇,哭着走人。没有什么比这样的教育更有效的了。

  

  破解香港困局,要有大智慧

  这几天看电视,特首林郑月娥憔悴了很多。她表示,大家都累了,特区政府会马上构建沟通平台,用开放的态度与各界人士沟通,化解分歧。

  破解香港困局,需要大智慧。把激烈抗争的局面平静下来是容易的,再疯狂的街头斗争,也有闹不下去的一天。

  消除仇恨,弥合创伤,和谐社会,任务艰巨。长时间的街头抗争,翻江倒海,民主建制,隔空互呛,社会撕裂,族群对立,兄弟阋墙,朋友闹翻,争斗甚至可能在一个家庭内进行,“黑警察”和读大学的兄弟,是对立的一对,在街头冲锋陷阵的儿子和理性客观的父母,可能互不理睬。香港人,可能处在历史最郁闷纠结时期。

  这些年,我们看民主派在香港的作为,过于激进和进攻,极具破坏性,少有建设性。动辄发动几十万人游行示威,对抗特区政府,向中央政府施压,没用的,只有反作用。只有和平理性,才有利推进民主。他们发动的2014年占领中环,2015年否决政改,反一地两检,现在反修例,都无法推进民主,实质伤害民主,伤害香港。我认为,这是香港之困的主要原因。

  破解困局,民主派更要有大智慧,新思维。完全可以想象,在香港这样的社会民意和社会氛围下,对内地的不信任甚至抗拒和敌视,任何负责任的中央政府,都不会允许一人一票选出一个和中央作对的特首。香港的民主派动辄求助洋人,更让人怀疑他们的智商。另外,香港人必须和港独决裂,铲除港独的土壤。台湾政客想搞台独都躲躲闪闪,都不敢公开,香港人喊独立,凭什么?

  中央政府多次重申: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都是绝不能允许的。中央政府警告台独是死路一条,在香港闹独立,更加如此。

  破解香港困局,中央政府就不要像以往那样派糖给好处了,创新思路,从消除港人最担心最不信任之处着手,更能体现关心爱护香港。中央政府驻港机构官员,应该更多走出风光气派的大楼,深入社区学校,了解民情民意,接点香港地气,宣传内地改革开放成果,讲解内地相关法律法规,消除港人的恐惧和疑虑,让港人觉得中央的人可亲可信,为中央政府制定对港政策提供准确民情民意。

  特区政府廉洁高效,怎样发展经济,凝聚社会共识,解决深层矛盾,纾解民生困难,比谁都明白。让人担心的是,香港的民主政制之争,离心离德倾向,很难停止,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人一票的执着追求,“浪漫依然”。能让李柱铭们改变信仰吗?能让梁国雄们不上蹿下跳吗?能让境外反华势力收手吗?

  东方之珠,希望天佑!

  

  「 图片 | 视觉中国 」

  

  

  商务合作:

  投稿、内容合作、招聘简历:

亚洲城会员登录 版权所有© www.wizshu.com 技术支持:亚洲城会员登录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