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恋欲囚炉(01)奶奶的故事

2019-09-01 点击:1066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环抱微微凄冷的臂弯,诺大的环形避所,邱小曼屈膝而坐,晚风丝丝冷意,已是入秋了,抬头一眼望去空气中缓缓垂落的枯叶,悠长的林荫道望不穿尽头,邱小曼享受这一刻的寂静,用来调剂零碎的记忆...

  耳机中清冷的女声唱着许美静的《都是夜归人》。

  “是冰冻的时分,已过夜深的夜晚

  往事就像流星刹那划过心房

  灰暗的深夜,是寂寞的世界

  感觉一点点熟悉,一点点撒野”

  雪花落在深红色毛呢大衣上迅速融化,红色衬的皮肤雪白,双眸微微颤动伴随着呼出的哈气化成雾珠,邱小曼在等人,下雪的夜并不寒冷,反而品味了好奇与浪漫。

  冷斌的车速很快,零下25度的冬夜发动机都在发颤,薄薄的一层冰侵在路面上,每一脚刹车都会划出一段距离,好在已是入夜,行驶的车辆并不多,看见拐角处低头发呆的邱小曼又加了一脚油。

  看见冷斌时邱小曼二话不说的亲了一个大啵啵,紧接着是一串撒娇撒痴

  “冻死人啦,捂手手、脸脸、还有脚脚。”

  冷斌眼里满是溺爱,刺骨的冬,一阵暖意,邱小曼已不似初见的那般防备,现在的她早已蜕变成活脱脱的磨人精。

  “说好的,今天陪我去,别说下次!”

  “真的要去吗?”冷斌心里没底的问道

  “当然啦,你可不准骗我...”

  没办法,又是霸道总裁的语气,半小时后抵达目的地,冷斌两眼左右提溜,原本卧着方向盘的右手此刻紧紧的抓着邱小曼的手,像在抓救命稻草,一旁的邱小曼憋不住噗嗤哈哈大笑,笑的肆无忌惮。

  “你看看你,还没进去呢就给你吓成这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邱小曼捂着笑的卷缩的小腹,一抽一抽的缓和着因为幅度过于夸张带来的抽痛。

  “咱别别进去了吧,好不好。”冷斌是真的害怕,那还有心情保持男人的雄风。

  “不行,来都来了,是你答应我的在骗我真不理你了。”

  “好好好,祖宗。”

  关掉远光灯,明亮后的夜异常的黑,伸手不见五指,二人小心翼翼的下了车,双脚踩在这片黄土凝成的小道,微微软糯,冷斌迅速打开手中的手电,给自己找到一丝喘息的空间,找到邱小曼的手紧紧的抓住。

  “小曼,我要是这一次被吓傻了,你就准备着伺候我一辈子吧。”

  “行了行了,答应你。”

  两人的脚步很轻依然可以听见双脚踩进黄土的扭拧声,雪已经停了,温度渐渐下降,两人感受不到寒冷,紧张刺激带来别致的暖意。

  “斌,跟你说个关于这里的故事吧。”邱小曼打破沉寂的空气

  “什么,又是恐怖故事吧?”

  “别给我讲,我不听。”

  邱小曼不顾冷斌的拒绝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在我小的时候,奶奶常常跟我讲故事,我脑海中记忆最深的就是它了,奶奶说这片山原本并不是这般荒芜死寂,在她的小时候,这里的花开满山满谷,绿色不过是它们的点缀,挨家挨户的孩子常来这里玩耍,同时这里也是那个年代恋人的约会场所。

  在那个青涩的年代,奶奶家对面住着一对从外乡来的男女,村里的人常常议论说他们是逃来这里的,至于为什么这样传源头也无人知晓,直到一天夜里,已经入睡的奶奶被对屋的嘶吼声惊醒,奶奶吓了一身冷汗,再仔细听有砸东西的声音伴着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求求你”这三个字是女人用几近哀求的语气说出来的,那一晚过去,村里议论的人更多了,说什么都有,有的说那女人不检点怀了野男人的种,应该下地狱,还有的人说她可怜,唯独没有人去了解为什么,那时的奶奶不明白人性二字,后来的夜里奶奶常常听见那晚的声响,没有人阻止,也没有人同情。

  女人的肚子渐渐的大了起来,那是五个月后了,女人蓬头垢面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手里揣了一个脏兮兮的包袱,嘴角还存留着血痕,杂乱的头发盖住了双眼,她就那样一直走一直走,向那座山去了,连着三天女人都没有回来,直到第四天的响午村子里的人围成一团议论着什么,村长文叔匆匆忙忙的跑进对屋,再后来是男人猛的推门,拔腿像山那边跑去。

  那女人死了,死时穿着红色的婚服,面目狰狞,眼球外翻感觉一不小心就会掉落,她是吊死的,在那颗最大的槐树下,死了三天三夜,因为长时间的垂吊隆起的肚皮下垂,裤裆中鼓起的一团异物不知是什么,奶奶的妈妈捂住了奶奶的眼睛,但这不大不小的村子还是传开了,是还未成形的胎儿。

  女人死后男人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很久,女人下了葬,来吊丧的人寥寥无几,出奇的是村长的儿子文强却去了,他是个书生,身上却没有书生气,看起来凶神恶煞,村里的孩子都怕他,20好几了还未娶妻,村里传说他有虐待症,有人说他有狂躁症,两个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差别,一直未讨到老婆的他看女人的眼神都是直勾勾的,就连村里最丑的翠花都没放过窥视。

  女人死后第七天也是最后一天守夜,夜里文强突然撞门而出双手疯狂的捶打自己得眼,村长文叔用尽全身力气也按不住他,再后来文强索性拿起案板上的杀猪刀对着自己得眼狠狠的戳了下去,血像喷泉一般在空中飞舞,但是他像是感觉不到疼痛,文叔吓坏了,叫来了村里几个力气大的年轻人试图将文强钳制住,但是依然不行,他抬头着了魔似的向着屋顶的方向在转向铁门的方向就这样不停的晃动脑袋,血也跟着不停的飞溅。

  手中的刀突然机械的像肚脐砍去,迅速划开肚脐,肠子涌出,文强依然面无表情,一旁的人吓坏了试图再一次上前阻止,这时文强拿起一根肠子像切腊肠一般一刀一刀切去,切完了好像还是不过瘾,在拿起一根,直到所有的肠子变成切片,排泄物和下午进食的疙瘩汤散落一地,散发出西红柿混合的恶臭,文叔此时已是泣不成声,嘴里重复着“作孽啊,真是作孽啊,我的儿啊!”

  文强死了,死的奇幻,女人死后的那个夏天,山上的花便不再开了,叶子也渐渐干裂枯萎,村里的人都说是女人回来报复了,奶奶不知道这个报复的深意,大人的世界复杂又难懂。

  冷斌上下牙打颤,打断了邱小曼。

  “别说了,别说了....”

  (未完待续)

  

  小派派酱

  字数 2214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环抱微微凄冷的臂弯,诺大的环形避所,邱小曼屈膝而坐,晚风丝丝冷意,已是入秋了,抬头一眼望去空气中缓缓垂落的枯叶,悠长的林荫道望不穿尽头,邱小曼享受这一刻的寂静,用来调剂零碎的记忆...

  耳机中清冷的女声唱着许美静的《都是夜归人》。

  “是冰冻的时分,已过夜深的夜晚

  往事就像流星刹那划过心房

  灰暗的深夜,是寂寞的世界

  感觉一点点熟悉,一点点撒野”

  雪花落在深红色毛呢大衣上迅速融化,红色衬的皮肤雪白,双眸微微颤动伴随着呼出的哈气化成雾珠,邱小曼在等人,下雪的夜并不寒冷,反而品味了好奇与浪漫。

  冷斌的车速很快,零下25度的冬夜发动机都在发颤,薄薄的一层冰侵在路面上,每一脚刹车都会划出一段距离,好在已是入夜,行驶的车辆并不多,看见拐角处低头发呆的邱小曼又加了一脚油。

  看见冷斌时邱小曼二话不说的亲了一个大啵啵,紧接着是一串撒娇撒痴

  “冻死人啦,捂手手、脸脸、还有脚脚。”

  冷斌眼里满是溺爱,刺骨的冬,一阵暖意,邱小曼已不似初见的那般防备,现在的她早已蜕变成活脱脱的磨人精。

  “说好的,今天陪我去,别说下次!”

  “真的要去吗?”冷斌心里没底的问道

  “当然啦,你可不准骗我...”

  没办法,又是霸道总裁的语气,半小时后抵达目的地,冷斌两眼左右提溜,原本卧着方向盘的右手此刻紧紧的抓着邱小曼的手,像在抓救命稻草,一旁的邱小曼憋不住噗嗤哈哈大笑,笑的肆无忌惮。

  “你看看你,还没进去呢就给你吓成这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邱小曼捂着笑的卷缩的小腹,一抽一抽的缓和着因为幅度过于夸张带来的抽痛。

  “咱别别进去了吧,好不好。”冷斌是真的害怕,那还有心情保持男人的雄风。

  “不行,来都来了,是你答应我的在骗我真不理你了。”

  “好好好,祖宗。”

  关掉远光灯,明亮后的夜异常的黑,伸手不见五指,二人小心翼翼的下了车,双脚踩在这片黄土凝成的小道,微微软糯,冷斌迅速打开手中的手电,给自己找到一丝喘息的空间,找到邱小曼的手紧紧的抓住。

  “小曼,我要是这一次被吓傻了,你就准备着伺候我一辈子吧。”

  “行了行了,答应你。”

  两人的脚步很轻依然可以听见双脚踩进黄土的扭拧声,雪已经停了,温度渐渐下降,两人感受不到寒冷,紧张刺激带来别致的暖意。

  “斌,跟你说个关于这里的故事吧。”邱小曼打破沉寂的空气

  “什么,又是恐怖故事吧?”

  “别给我讲,我不听。”

  邱小曼不顾冷斌的拒绝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在我小的时候,奶奶常常跟我讲故事,我脑海中记忆最深的就是它了,奶奶说这片山原本并不是这般荒芜死寂,在她的小时候,这里的花开满山满谷,绿色不过是它们的点缀,挨家挨户的孩子常来这里玩耍,同时这里也是那个年代恋人的约会场所。

  在那个青涩的年代,奶奶家对面住着一对从外乡来的男女,村里的人常常议论说他们是逃来这里的,至于为什么这样传源头也无人知晓,直到一天夜里,已经入睡的奶奶被对屋的嘶吼声惊醒,奶奶吓了一身冷汗,再仔细听有砸东西的声音伴着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求求你”这三个字是女人用几近哀求的语气说出来的,那一晚过去,村里议论的人更多了,说什么都有,有的说那女人不检点怀了野男人的种,应该下地狱,还有的人说她可怜,唯独没有人去了解为什么,那时的奶奶不明白人性二字,后来的夜里奶奶常常听见那晚的声响,没有人阻止,也没有人同情。

  女人的肚子渐渐的大了起来,那是五个月后了,女人蓬头垢面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手里揣了一个脏兮兮的包袱,嘴角还存留着血痕,杂乱的头发盖住了双眼,她就那样一直走一直走,向那座山去了,连着三天女人都没有回来,直到第四天的响午村子里的人围成一团议论着什么,村长文叔匆匆忙忙的跑进对屋,再后来是男人猛的推门,拔腿像山那边跑去。

  那女人死了,死时穿着红色的婚服,面目狰狞,眼球外翻感觉一不小心就会掉落,她是吊死的,在那颗最大的槐树下,死了三天三夜,因为长时间的垂吊隆起的肚皮下垂,裤裆中鼓起的一团异物不知是什么,奶奶的妈妈捂住了奶奶的眼睛,但这不大不小的村子还是传开了,是还未成形的胎儿。

  女人死后男人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很久,女人下了葬,来吊丧的人寥寥无几,出奇的是村长的儿子文强却去了,他是个书生,身上却没有书生气,看起来凶神恶煞,村里的孩子都怕他,20好几了还未娶妻,村里传说他有虐待症,有人说他有狂躁症,两个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差别,一直未讨到老婆的他看女人的眼神都是直勾勾的,就连村里最丑的翠花都没放过窥视。

  女人死后第七天也是最后一天守夜,夜里文强突然撞门而出双手疯狂的捶打自己得眼,村长文叔用尽全身力气也按不住他,再后来文强索性拿起案板上的杀猪刀对着自己得眼狠狠的戳了下去,血像喷泉一般在空中飞舞,但是他像是感觉不到疼痛,文叔吓坏了,叫来了村里几个力气大的年轻人试图将文强钳制住,但是依然不行,他抬头着了魔似的向着屋顶的方向在转向铁门的方向就这样不停的晃动脑袋,血也跟着不停的飞溅。

  手中的刀突然机械的像肚脐砍去,迅速划开肚脐,肠子涌出,文强依然面无表情,一旁的人吓坏了试图再一次上前阻止,这时文强拿起一根肠子像切腊肠一般一刀一刀切去,切完了好像还是不过瘾,在拿起一根,直到所有的肠子变成切片,排泄物和下午进食的疙瘩汤散落一地,散发出西红柿混合的恶臭,文叔此时已是泣不成声,嘴里重复着“作孽啊,真是作孽啊,我的儿啊!”

  文强死了,死的奇幻,女人死后的那个夏天,山上的花便不再开了,叶子也渐渐干裂枯萎,村里的人都说是女人回来报复了,奶奶不知道这个报复的深意,大人的世界复杂又难懂。

  冷斌上下牙打颤,打断了邱小曼。

  “别说了,别说了....”

  (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环抱微微凄冷的臂弯,诺大的环形避所,邱小曼屈膝而坐,晚风丝丝冷意,已是入秋了,抬头一眼望去空气中缓缓垂落的枯叶,悠长的林荫道望不穿尽头,邱小曼享受这一刻的寂静,用来调剂零碎的记忆...

  耳机中清冷的女声唱着许美静的《都是夜归人》。

  “是冰冻的时分,已过夜深的夜晚

  往事就像流星刹那划过心房

  灰暗的深夜,是寂寞的世界

  感觉一点点熟悉,一点点撒野”

  雪花落在深红色毛呢大衣上迅速融化,红色衬的皮肤雪白,双眸微微颤动伴随着呼出的哈气化成雾珠,邱小曼在等人,下雪的夜并不寒冷,反而品味了好奇与浪漫。

  冷斌的车速很快,零下25度的冬夜发动机都在发颤,薄薄的一层冰侵在路面上,每一脚刹车都会划出一段距离,好在已是入夜,行驶的车辆并不多,看见拐角处低头发呆的邱小曼又加了一脚油。

  看见冷斌时邱小曼二话不说的亲了一个大啵啵,紧接着是一串撒娇撒痴

  “冻死人啦,捂手手、脸脸、还有脚脚。”

  冷斌眼里满是溺爱,刺骨的冬,一阵暖意,邱小曼已不似初见的那般防备,现在的她早已蜕变成活脱脱的磨人精。

  “说好的,今天陪我去,别说下次!”

  “真的要去吗?”冷斌心里没底的问道

  “当然啦,你可不准骗我...”

  没办法,又是霸道总裁的语气,半小时后抵达目的地,冷斌两眼左右提溜,原本卧着方向盘的右手此刻紧紧的抓着邱小曼的手,像在抓救命稻草,一旁的邱小曼憋不住噗嗤哈哈大笑,笑的肆无忌惮。

  “你看看你,还没进去呢就给你吓成这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邱小曼捂着笑的卷缩的小腹,一抽一抽的缓和着因为幅度过于夸张带来的抽痛。

  “咱别别进去了吧,好不好。”冷斌是真的害怕,那还有心情保持男人的雄风。

  “不行,来都来了,是你答应我的在骗我真不理你了。”

  “好好好,祖宗。”

  关掉远光灯,明亮后的夜异常的黑,伸手不见五指,二人小心翼翼的下了车,双脚踩在这片黄土凝成的小道,微微软糯,冷斌迅速打开手中的手电,给自己找到一丝喘息的空间,找到邱小曼的手紧紧的抓住。

  “小曼,我要是这一次被吓傻了,你就准备着伺候我一辈子吧。”

  “行了行了,答应你。”

  两人的脚步很轻依然可以听见双脚踩进黄土的扭拧声,雪已经停了,温度渐渐下降,两人感受不到寒冷,紧张刺激带来别致的暖意。

  “斌,跟你说个关于这里的故事吧。”邱小曼打破沉寂的空气

  “什么,又是恐怖故事吧?”

  “别给我讲,我不听。”

  邱小曼不顾冷斌的拒绝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在我小的时候,奶奶常常跟我讲故事,我脑海中记忆最深的就是它了,奶奶说这片山原本并不是这般荒芜死寂,在她的小时候,这里的花开满山满谷,绿色不过是它们的点缀,挨家挨户的孩子常来这里玩耍,同时这里也是那个年代恋人的约会场所。

  在那个青涩的年代,奶奶家对面住着一对从外乡来的男女,村里的人常常议论说他们是逃来这里的,至于为什么这样传源头也无人知晓,直到一天夜里,已经入睡的奶奶被对屋的嘶吼声惊醒,奶奶吓了一身冷汗,再仔细听有砸东西的声音伴着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求求你”这三个字是女人用几近哀求的语气说出来的,那一晚过去,村里议论的人更多了,说什么都有,有的说那女人不检点怀了野男人的种,应该下地狱,还有的人说她可怜,唯独没有人去了解为什么,那时的奶奶不明白人性二字,后来的夜里奶奶常常听见那晚的声响,没有人阻止,也没有人同情。

  女人的肚子渐渐的大了起来,那是五个月后了,女人蓬头垢面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手里揣了一个脏兮兮的包袱,嘴角还存留着血痕,杂乱的头发盖住了双眼,她就那样一直走一直走,向那座山去了,连着三天女人都没有回来,直到第四天的响午村子里的人围成一团议论着什么,村长文叔匆匆忙忙的跑进对屋,再后来是男人猛的推门,拔腿像山那边跑去。

  那女人死了,死时穿着红色的婚服,面目狰狞,眼球外翻感觉一不小心就会掉落,她是吊死的,在那颗最大的槐树下,死了三天三夜,因为长时间的垂吊隆起的肚皮下垂,裤裆中鼓起的一团异物不知是什么,奶奶的妈妈捂住了奶奶的眼睛,但这不大不小的村子还是传开了,是还未成形的胎儿。

  女人死后男人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很久,女人下了葬,来吊丧的人寥寥无几,出奇的是村长的儿子文强却去了,他是个书生,身上却没有书生气,看起来凶神恶煞,村里的孩子都怕他,20好几了还未娶妻,村里传说他有虐待症,有人说他有狂躁症,两个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差别,一直未讨到老婆的他看女人的眼神都是直勾勾的,就连村里最丑的翠花都没放过窥视。

  女人死后第七天也是最后一天守夜,夜里文强突然撞门而出双手疯狂的捶打自己得眼,村长文叔用尽全身力气也按不住他,再后来文强索性拿起案板上的杀猪刀对着自己得眼狠狠的戳了下去,血像喷泉一般在空中飞舞,但是他像是感觉不到疼痛,文叔吓坏了,叫来了村里几个力气大的年轻人试图将文强钳制住,但是依然不行,他抬头着了魔似的向着屋顶的方向在转向铁门的方向就这样不停的晃动脑袋,血也跟着不停的飞溅。

  手中的刀突然机械的像肚脐砍去,迅速划开肚脐,肠子涌出,文强依然面无表情,一旁的人吓坏了试图再一次上前阻止,这时文强拿起一根肠子像切腊肠一般一刀一刀切去,切完了好像还是不过瘾,在拿起一根,直到所有的肠子变成切片,排泄物和下午进食的疙瘩汤散落一地,散发出西红柿混合的恶臭,文叔此时已是泣不成声,嘴里重复着“作孽啊,真是作孽啊,我的儿啊!”

  文强死了,死的奇幻,女人死后的那个夏天,山上的花便不再开了,叶子也渐渐干裂枯萎,村里的人都说是女人回来报复了,奶奶不知道这个报复的深意,大人的世界复杂又难懂。

  冷斌上下牙打颤,打断了邱小曼。

  “别说了,别说了....”

  (未完待续)

亚洲城会员登录 版权所有© www.wizshu.com 技术支持:亚洲城会员登录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