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厚道︱贾学洲(庆阳环县)

2019-08-29 点击:1380

  小说:厚道︱贾学洲(庆阳环县)

  文/贾学洲

  一

  厚道是实实在在的厚道人。

  高中毕业后,厚道当过两年社请教师。他系统地自修了初中到高中的所有课程,凡是能找到能借来的书,他都读,就像饥渴的山菊贪婪地吸吮着甘霖,期待着深秋时溢香的绽放。他一直幻想着,只要努力工作,努力坚持,或许还能转正。这个美好的愿望终于被村支书初中刚毕业的儿子粉碎了!支书暗示,缺个村文书,厚道的厚道很厚道的拒绝了。

  铩羽而归的厚道变得锐不可当。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需要你有双飞翔的翅膀。厚道很快就成了庄稼行里的能手,耕种收割,打场放羊,种树剪树,样样活计拿得起,放得下。农活稍有空闲,提瓦刀,砌砖墙,拉大锯,做家具,干脆利落,精精致致。十里八村谁家翻修两孔窑洞新建三间新房,想到的第一个师傅就是他。

  小说:厚道︱贾学洲(庆阳环县)

  二

  娶妻生子后,厚道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有着使不完的劲儿。厚道勤快,媳妇贤惠,小日子红红火火,蒸蒸日上。十里八村的乡里乡亲,说起厚道两口子,没有人不竖起大拇指,啧啧赞叹。

  厚道给儿子取名鹏飞,期望他长大后能鹏程万里。厚道对生活是刚强的,对妻儿是厚爱的。一家人在他辛劳的身躯下,日子过得越来越好。然而,天有不测风云。鹏飞还不满五岁的那年冬天,他妈放羊时,坐在沟畔做针线,起身时一晕,滚沟里再也没醒过来。从那时起,厚道就又当爹又当妈,生活辛苦了好多,日子却一天天更殷实。好多人都劝厚道再续一房,可厚道不同意,他惦念媳妇,更怕儿子受罪。十多年一晃而过,还不满五十岁的厚道身躯佝偻,黑红的脸上沟壑纵横,但心里的坚毅期望越来越强,屋里墙上贴满了儿子小学初中高中的奖状。终于,儿子考到北京一所重点大学,学医,研究生毕业后回到省城一家医院当了大夫。

  儿子上班那天,厚道在妻子的坟前坐了好久。

  小说:厚道︱贾学洲(庆阳环县)

  三

  鹏飞工作后带厚道去了趟北京,后来村主任要给厚道评低保,厚道不要。村主任去省城找鹏飞看过病,鹏飞给他管吃管住。主任劝厚道:“吃低保。”厚道说:“我在北京参观了毛主席那么伟大的人的纪念堂,我这辈子值了,够吃够喝够花,低保给其他人吧。”

  “自己不造血,输血也无用。”厚道心里说,也想起了儿子考上大学时他叮嘱儿子的那句话,“当医生,先要医好自己的心,才能治好患者的病。”

  小说:厚道︱贾学洲(庆阳环县)

  四

  家里以前的厕所是露天的,土墙掩映。儿媳妇是省城人,回家过年悄悄对鹏飞说上厕所冻得屁股疼呢。鹏飞把这事当笑话给爸爸说了,厚道心疼儿媳。春暖时,就推倒了土墙,打地基,一砖到顶的厕所几天就盖好了,还用毛笔工整地标注“男”“女”,冬天在女厕挂棉门帘,地上放火盆,绝不让儿媳妇回来过年受顶点罪。

  农闲时,厚道就看看电视。以前他爱看小品,演员诙谐的表演能让他劳累的心暂得轻松。他不喜欢看赵本山的小品,觉得赵本山的小品总拿恓惶的人开心,不地道。自从儿子考上大学后,不论多忙,他都准时准点看天气预报,只关注儿子上大学的那座城市的天气情况。降温了,就发消息提醒儿子加衣服;天热了,就提醒儿子别喝凉的。有时候,他也觉得自己怎么越来越婆婆妈妈的,还担心儿子觉得烦,但厚道还是忍不住。从儿子上大学到读研究生的七年间,厚道从没有间断过看天气预报,以至于有时候干农活时,也会自言自语地“北京,晴,23-30度”,这时,他自己都哑然失笑呢。

  小说:厚道︱贾学洲(庆阳环县)

  五

  鹏飞太理解爸爸的不容易了。从记事起,爸爸起早贪黑的劳动,农闲了,爸爸就到街道打工,一天也不闲着。爸爸的双手布满了老茧,鹏飞喜欢爸爸用这双厚重粗糙的大手抚摸自己,他觉得这是世界上最暖心的手!这双手上每一个细胞里都包含着辛酸和期望!

  鹏飞保存着在京城七年间爸爸发给他的每一条短信。工作后,他把这些短信分类整理,用A4纸双面打印装订,足足一百多页,取名《厚道的话》,放在床头,作为每夜入睡前的必读书籍,即使出差也带着。他深深懂得,爸爸用自然界的阴晴冷暖,暗示他要懂得人世间的冷暖阴晴。他把爸爸的名字,镌刻在心里,当做座右铭,认真地恪守呵护。

  小说:厚道︱贾学洲(庆阳环县)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小编删除)

亚洲城会员登录 版权所有© www.wizshu.com 技术支持:亚洲城会员登录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