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极战龙皇 第一百二十六章 风水轮流转

2019-08-09 点击:1333


  江攀龙将自己的五十张卡片平均拆分成五组,平放在自己面前。他先后将五组卡片依次拿起来,捧在自己的掌心,将自己要换掉的卡片抽出来,堆放在卡盒边缘。将全部五组卡片处理完毕之后,他再拿起自己的备用卡组,将要换进来的卡片一一抽出来,分别塞入取出卡片的五组卡片之中,将五组卡片都重新变成十张一组。换好卡片之后,他将自己的卡组仔细切洗三遍,推到卡垫中央,再将自己换下来的卡片和备用卡组中原有的卡片合为一体,背面朝上地平放在自己的卡垫中央,证明自己的备用卡组总数没有变化。

  侯凯麟的动作几乎和江攀龙一模一样。只不过,他洗牌的动作比江攀龙更轻一些,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龙皇大爷挺小心的嘛。”

  “那是当然的啊,”江攀龙笑笑,“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啊。”

  侯凯麟笑着接过江攀龙的卡组,将卡组分成三份,重新切洗。两人几乎同时切洗完对方的卡组,将卡组交还对方。

  “我选择先攻。”

  江攀龙当仁不让地从自己的卡组顶端抽出六张卡。看清自己的六张起始手牌后,他立刻将手牌中央的破坏龙突袭打出来。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突袭。”

  “好。”侯凯麟点头。

  江攀龙翻开卡组,从卡组中央偏上的位置抽出一张破坏龙-劲浪,放置到自己的怪兽区中央。

  “我召唤劲浪。我要发动劲浪的效果,从卡组拿一张‘破坏’魔法卡。”

  侯凯麟点点头,眼睁睁地看着江攀龙把一张破坏龙的巢穴加入手牌。

  “我支付劲浪带来的一点额外费用,发动破坏龙的巢穴。我要发动它的效果,拿一只破坏龙。”

  江攀龙又从卡组中翻出一张破坏龙-锋翼,将它加入手牌。等到侯凯麟将他的卡组重新切洗之后,他从手牌抽出两张卡,盖放到自己的场上。

  “我盖放两张卡。回合结束。”

  “我的回合。抽卡。”

  侯凯麟把自己的二十面骰子摆放好,随即抽出七张卡。看清自己手中的七张卡之后,他忍不住皱起眉头来。

  这七张卡,分别是一张圣日之轮,一张至高之冠,一张戒律祭司,一张圣殿的裁决,一张圣堂之上的长明灯,一张圣光的宝牌,还有一张是他从备用卡组中换进来的通常魔法卡——屠龙令。其中没有一张卡是费用为1的小怪,也没有场地魔法和能够发动场地魔法的卡牌。

  江攀龙的嘴角微微往上一翘。通过侯凯麟的表情,他能够看出,侯凯麟大概率遇到和自己在第一局一样,甚至更严重的麻烦。

  “我盖放两张卡。回合结束。”

  侯凯麟将自己手中的长明灯和圣殿的裁决盖放到自己的场上。

  “好的。在你结束回合时,我支付一点费用,召唤手牌中的锋翼。”

  江攀龙将自己手中的锋翼放置到劲浪的左侧。在对方场上只有盖卡的情况下,直接把锋翼派上场,可以试探对手的盖卡到底是什么,甚至也可以踩坑。一般情况下,裁决天使卡组如果不能及时地发动场地魔法,大部分的陷阱都会失效。

  “我的回合。抽卡。”

  江攀龙将二十面骰子顶端的数字调成2,抽出一张卡。他将自己手牌中的破坏龙-疾驰抽出来,放置到劲浪的右侧。

  “我支付一点费用,召唤破坏龙-疾驰。”

  侯凯麟没有说话,只是眯起眼睛,点点头。

  “我要发动疾驰的效果,从卡组把一只破坏龙送进墓地。”

  看到侯凯麟没有做出任何表示,江攀龙便翻开自己的卡组。犹豫一下之后,他从自己的卡组中将一张破坏龙-碎星取出来,送入墓地。

  “我要把碎星送入墓地。”

  “行。”侯凯麟继续点头。

  江攀龙抬起手,伸出手指,轻轻地指点自己场上的三只小怪。他已经可以确定,侯凯麟的两张盖卡暂时都无法对自己构成威胁。他将手指落到攻击力最高的锋翼上面。

  “既然如此,我要用锋翼对你直接攻击。”

  “好。”

  侯凯麟在自己的手机页面中输入“-1900”和“-1”,翻开自己生命区顶端的生命牌。看清生命牌的效果之后,他拿起生命牌,将它展示给江攀龙看。

  “我要发动生命牌的效果,从手牌或墓地把一只费用为1的天使族怪兽召唤。如果我场上没有怪兽,可以改为把任意一只天使登场。”

  “嗯……好。”

  江攀龙手上没有能够压制这张生命牌的效果的牌,只能点头。他不得不承认,在触发生命牌的效果这一方面,侯凯麟算是他遇到过的最幸运的对手之一。

  侯凯麟直接将自己手中的至高之冠摆放到自己的怪兽区中央,让它挡在破坏龙-劲浪的前方。

  “用这个效果登场的怪兽在登场的回合不能发动效果,并且会在下一个回合结束时返回手牌。您请继续吧。”

  “我要先用疾驰对你直接攻击。”

  江攀龙抬起右手食指,指向破坏龙-疾驰的卡图表面,再指向侯凯麟面前的二十面骰子。

  “疾驰的效果是永续效果,不会被至高之冠的效果所无效。”

  “嗯……好的。”

  侯凯麟再次拿起手机,在对战计算器上输入“-1800”和“-2”,随后翻开自己的第二和第三张生命牌。他把第二张生命牌送进墓地,随即将第三张生命牌展示给江攀龙看。

  “我要发动其中一张生命牌的效果,从卡组中把一张名字带有‘裁决’的陷阱卡加入手牌。”

  “可以。”

  江攀龙微微点头。当侯凯麟从卡组中拿出一张裁决的禁令,并展示给自己看的时候,他的嘴角再次轻微地往上扬起。将侯凯麟的卡组切洗完毕之后,他便将自己手中的破坏龙融合放置到场上。

  “我要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融合。”

  侯凯麟忍不住瞪大双眼,看向江攀龙的手牌——因为,他无法确定江攀龙的手牌里有没有破坏龙-光耀,或者其他的破坏龙。而且,他也不了解破坏龙-碎星的效果。

  “我要用锋翼、劲浪、疾驰和碎星作为融合素材,融合召唤破坏龙皇-星陨。”

  江攀龙将自己场上的三条龙和墓地中的破坏龙-碎星一同移动到除外区,随即从自己的额外卡组的中央位置抽出闪闪发光的破坏龙皇-星陨,放置到自己的怪兽区中央。

  “我用四只怪兽融合召唤出星陨,因此,它不受其他卡牌效果影响。我要发动它的效果,把你的至高之冠破坏,并将其除外。”

  “啊?”

  侯凯麟发出略微有些惊讶的叫声。他忍不住捏住破坏龙皇-星陨的边缘,轻轻地将它从卡垫上方拿起来。他知道限量发行的全息卡牌的价值,但却不完全了解用碎星来融合召唤星陨的方法。

  “这只破坏龙皇……不是需要……光耀作为素材吗?”

  “碎星可以代替光耀,”江攀龙淡定地解释,“它的第一个效果是,可以作为‘破坏龙’融合怪兽中被指定的素材的代用品。当然,用它进行融合召唤后,这个回合就只能进行这一次融合召唤。”

  “得——嘞——”

  侯凯麟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一边摇头,一边像店小二招呼客人一般故意拉长腔调,发出悠长的感叹词。他拿起自己场上的至高之冠,将它放置到除外区。

  “用四只怪兽融合召唤的光耀可以在一回合内对你进行四次攻击,”江攀龙抬起手,指向星陨的卡图,再指向侯凯麟场上的二十面骰子,“所以,我现在要对你进行第一次直接攻击。”

  “好嘞,好嘞,大爷……”

  侯凯麟拿起自己的手机,调出对战计算器的画面,在生命值一栏输入“-3800”,又在生命牌一栏输入“-4”。他看向对战计算器上显示出的、自己仅剩的500点生命值,随即将自己的四张生命牌一同拿起来。

  江攀龙眯起眼睛,看向侯凯麟手中的四张生命牌。

  “不好意思,龙皇大爷。我要发动其中一张生命牌的效果,直接结束这个回合。”

  侯凯麟从四张生命牌中抽出一张,展示给江攀龙看,并把另外三张生命牌一同送进墓地。

  “我去!你这运气也忒好了吧?”

  江攀龙忍不住翻过去一个白眼。他将自己的所有手牌全部收拢在一起,握在右手中。

  “好吧。我结束这个回合。该你了。”

  “嗯……该我抽卡了。”

  侯凯麟从自己的卡组顶端抽出一张卡。抽到这张卡之后,他再次摇头,随即把自己的手牌全都覆盖到桌上。

  “不行啦。我翻不过去啦。”

  “哈哈。”

  江攀龙忍不住笑起来,把自己的手牌扣到桌子上。

  “咱们这算是咋回事啊?两个人各卡手一局?”

  “风水轮流转喽,”侯凯麟张开手,往自己的卡组顶端和唯一剩下的生命牌顶端各拍一下,“第一局,我的风水好;第二局,你的风水好喽。”

  “咱俩还得随时换换座位,是吗?”

  江攀龙笑着拿起手机,把自己的对战计算器上方的所有数据复原。两人先后把自己的卡组重新归拢到一起,开始重新洗牌。

  “好!”

  “好耶!”

  “吁——”

  喝彩声和嘘声先后从观战区的两个方向响起来。喝彩声主要来自分散地坐在观战区各处的外地玩家,嘘声则主要来自扎堆坐在一起的上海本地玩家们和已经闲下来的工作人员们。所有发出声音的人都盯着舞台上方的焦点桌,或者盯着悬挂在舞台上方的投影屏。

  “怎么回事?”

  刚刚从围在“迷幻孤星”周围的一圈COSER周围走回来的黄天伟忍不住抬起头,向舞台上方的投影屏看去。投影屏上,10号种子“狙击手”的半区有一张装备着两张装备魔法卡的战甲骑士-统军元帅,而“小虫”庞盛的场上则没有任何怪兽。

  “那个小虫从手牌中发动一张陷阱,被狙击手用战甲骑士的本家反击陷阱给无效了。”

  冯必成抬起手,指向投影屏的边缘位置。两名牌手的魔法与陷阱区刚好位于投影屏的边缘位置,如果不仔细看,可能会注意不到。“小虫”庞盛的场上有一张通常陷阱卡,墓地中有好几张堆在一起的陷阱卡;“狙击手”的魔法与陷阱区则有两张装备在统军元帅上方的装备魔法卡,以及一张反击陷阱卡。那张反击陷阱卡是一张费用为2的陷阱卡,卡图在灯光的照射之下反射出略微有些深邃的黄光。

  “哦?那家伙终于走不下去了吧?”

  黄天伟坐回到冯必成身边,看向焦点桌的方向。他刚好看到,“小虫”庞盛从椅子上站起来,像某些单位里的职工遇见领导一样,向对面的“狙击手”低头哈腰,一边陪着笑脸,一边伸出手。

  “狙击手”似乎不太愿意给庞盛面子,慢慢地收拾好自己的卡组,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收拾好,随后才拎起自己的背包,象征性地用两根手指捏住庞盛的手心和手背,迅速地摇晃几下。他和站在一旁的李俊德击掌一下,随即向舞台中央的白板走去。

  庞盛露出尴尬的笑容,一边微笑,一边摆手。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之后,他便往主席台走去。钟卓越、杨明剑等人也先后从座位上站起来,一边对他指指点点,一边哄笑。他一边往前走一边赔笑脸,差一点和正在往舞台上走的文恒嘉撞在一起。

  “你干嘛呢,老猥琐?走路能不能注意一点?”

  杨明剑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一边笑着,一边用右手食指去指点庞盛的脸。

  “抱歉,抱歉……”

  庞盛继续赔笑脸,两只肩膀不停地上下晃动。他张开双手,把自己身上的纪念衫往下拉,把衣服表面的褶皱用力拉平,一摇一晃地向主席台右侧的位置走去。同样走到摆放礼包的主席台座位前方的“悲剧之王”梅琦刚好扭过头来,向他看去。他顺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让梅琦先去领奖品。

  “天道,发挥不错嘛。”

  杨明剑径直走到文恒嘉面前,抬起手,轻轻摩挲他的额发,随后再轻轻地拍他的肩膀。

  “师父,其实我只是运气好而已……”文恒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悲剧之王的几张关键卡先后被我锁住,然后,他就没法动弹了……”

  “加油吧。争取继续保持。”

  杨明剑抬起头,向赛场第一排,也就是纸板上的左半区看去。左半区的四张比赛都还没有结束,八名玩家要么忙于洗牌,要么忙于出牌。每个人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面前的赛场上。

  2019.8.5

  上一章链接:《极战龙皇》(125)战略性放弃

  96

  生还者kevin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9.1

  2019.08.05 11:07

  字数 4265

  江攀龙将自己的五十张卡片平均拆分成五组,平放在自己面前。他先后将五组卡片依次拿起来,捧在自己的掌心,将自己要换掉的卡片抽出来,堆放在卡盒边缘。将全部五组卡片处理完毕之后,他再拿起自己的备用卡组,将要换进来的卡片一一抽出来,分别塞入取出卡片的五组卡片之中,将五组卡片都重新变成十张一组。换好卡片之后,他将自己的卡组仔细切洗三遍,推到卡垫中央,再将自己换下来的卡片和备用卡组中原有的卡片合为一体,背面朝上地平放在自己的卡垫中央,证明自己的备用卡组总数没有变化。

  侯凯麟的动作几乎和江攀龙一模一样。只不过,他洗牌的动作比江攀龙更轻一些,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龙皇大爷挺小心的嘛。”

  “那是当然的啊,”江攀龙笑笑,“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啊。”

  侯凯麟笑着接过江攀龙的卡组,将卡组分成三份,重新切洗。两人几乎同时切洗完对方的卡组,将卡组交还对方。

  “我选择先攻。”

  江攀龙当仁不让地从自己的卡组顶端抽出六张卡。看清自己的六张起始手牌后,他立刻将手牌中央的破坏龙突袭打出来。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突袭。”

  “好。”侯凯麟点头。

  江攀龙翻开卡组,从卡组中央偏上的位置抽出一张破坏龙-劲浪,放置到自己的怪兽区中央。

  “我召唤劲浪。我要发动劲浪的效果,从卡组拿一张‘破坏’魔法卡。”

  侯凯麟点点头,眼睁睁地看着江攀龙把一张破坏龙的巢穴加入手牌。

  “我支付劲浪带来的一点额外费用,发动破坏龙的巢穴。我要发动它的效果,拿一只破坏龙。”

  江攀龙又从卡组中翻出一张破坏龙-锋翼,将它加入手牌。等到侯凯麟将他的卡组重新切洗之后,他从手牌抽出两张卡,盖放到自己的场上。

  “我盖放两张卡。回合结束。”

  “我的回合。抽卡。”

  侯凯麟把自己的二十面骰子摆放好,随即抽出七张卡。看清自己手中的七张卡之后,他忍不住皱起眉头来。

  这七张卡,分别是一张圣日之轮,一张至高之冠,一张戒律祭司,一张圣殿的裁决,一张圣堂之上的长明灯,一张圣光的宝牌,还有一张是他从备用卡组中换进来的通常魔法卡——屠龙令。其中没有一张卡是费用为1的小怪,也没有场地魔法和能够发动场地魔法的卡牌。

  江攀龙的嘴角微微往上一翘。通过侯凯麟的表情,他能够看出,侯凯麟大概率遇到和自己在第一局一样,甚至更严重的麻烦。

  “我盖放两张卡。回合结束。”

  侯凯麟将自己手中的长明灯和圣殿的裁决盖放到自己的场上。

  “好的。在你结束回合时,我支付一点费用,召唤手牌中的锋翼。”

  江攀龙将自己手中的锋翼放置到劲浪的左侧。在对方场上只有盖卡的情况下,直接把锋翼派上场,可以试探对手的盖卡到底是什么,甚至也可以踩坑。一般情况下,裁决天使卡组如果不能及时地发动场地魔法,大部分的陷阱都会失效。

  “我的回合。抽卡。”

  江攀龙将二十面骰子顶端的数字调成2,抽出一张卡。他将自己手牌中的破坏龙-疾驰抽出来,放置到劲浪的右侧。

  “我支付一点费用,召唤破坏龙-疾驰。”

  侯凯麟没有说话,只是眯起眼睛,点点头。

  “我要发动疾驰的效果,从卡组把一只破坏龙送进墓地。”

  看到侯凯麟没有做出任何表示,江攀龙便翻开自己的卡组。犹豫一下之后,他从自己的卡组中将一张破坏龙-碎星取出来,送入墓地。

  “我要把碎星送入墓地。”

  “行。”侯凯麟继续点头。

  江攀龙抬起手,伸出手指,轻轻地指点自己场上的三只小怪。他已经可以确定,侯凯麟的两张盖卡暂时都无法对自己构成威胁。他将手指落到攻击力最高的锋翼上面。

  “既然如此,我要用锋翼对你直接攻击。”

  “好。”

  侯凯麟在自己的手机页面中输入“-1900”和“-1”,翻开自己生命区顶端的生命牌。看清生命牌的效果之后,他拿起生命牌,将它展示给江攀龙看。

  “我要发动生命牌的效果,从手牌或墓地把一只费用为1的天使族怪兽召唤。如果我场上没有怪兽,可以改为把任意一只天使登场。”

  “嗯……好。”

  江攀龙手上没有能够压制这张生命牌的效果的牌,只能点头。他不得不承认,在触发生命牌的效果这一方面,侯凯麟算是他遇到过的最幸运的对手之一。

  侯凯麟直接将自己手中的至高之冠摆放到自己的怪兽区中央,让它挡在破坏龙-劲浪的前方。

  “用这个效果登场的怪兽在登场的回合不能发动效果,并且会在下一个回合结束时返回手牌。您请继续吧。”

  “我要先用疾驰对你直接攻击。”

  江攀龙抬起右手食指,指向破坏龙-疾驰的卡图表面,再指向侯凯麟面前的二十面骰子。

  “疾驰的效果是永续效果,不会被至高之冠的效果所无效。”

  “嗯……好的。”

  侯凯麟再次拿起手机,在对战计算器上输入“-1800”和“-2”,随后翻开自己的第二和第三张生命牌。他把第二张生命牌送进墓地,随即将第三张生命牌展示给江攀龙看。

  “我要发动其中一张生命牌的效果,从卡组中把一张名字带有‘裁决’的陷阱卡加入手牌。”

  “可以。”

  江攀龙微微点头。当侯凯麟从卡组中拿出一张裁决的禁令,并展示给自己看的时候,他的嘴角再次轻微地往上扬起。将侯凯麟的卡组切洗完毕之后,他便将自己手中的破坏龙融合放置到场上。

  “我要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融合。”

  侯凯麟忍不住瞪大双眼,看向江攀龙的手牌——因为,他无法确定江攀龙的手牌里有没有破坏龙-光耀,或者其他的破坏龙。而且,他也不了解破坏龙-碎星的效果。

  “我要用锋翼、劲浪、疾驰和碎星作为融合素材,融合召唤破坏龙皇-星陨。”

  江攀龙将自己场上的三条龙和墓地中的破坏龙-碎星一同移动到除外区,随即从自己的额外卡组的中央位置抽出闪闪发光的破坏龙皇-星陨,放置到自己的怪兽区中央。

  “我用四只怪兽融合召唤出星陨,因此,它不受其他卡牌效果影响。我要发动它的效果,把你的至高之冠破坏,并将其除外。”

  “啊?”

  侯凯麟发出略微有些惊讶的叫声。他忍不住捏住破坏龙皇-星陨的边缘,轻轻地将它从卡垫上方拿起来。他知道限量发行的全息卡牌的价值,但却不完全了解用碎星来融合召唤星陨的方法。

  “这只破坏龙皇……不是需要……光耀作为素材吗?”

  “碎星可以代替光耀,”江攀龙淡定地解释,“它的第一个效果是,可以作为‘破坏龙’融合怪兽中被指定的素材的代用品。当然,用它进行融合召唤后,这个回合就只能进行这一次融合召唤。”

  “得——嘞——”

  侯凯麟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一边摇头,一边像店小二招呼客人一般故意拉长腔调,发出悠长的感叹词。他拿起自己场上的至高之冠,将它放置到除外区。

  “用四只怪兽融合召唤的光耀可以在一回合内对你进行四次攻击,”江攀龙抬起手,指向星陨的卡图,再指向侯凯麟场上的二十面骰子,“所以,我现在要对你进行第一次直接攻击。”

  “好嘞,好嘞,大爷……”

  侯凯麟拿起自己的手机,调出对战计算器的画面,在生命值一栏输入“-3800”,又在生命牌一栏输入“-4”。他看向对战计算器上显示出的、自己仅剩的500点生命值,随即将自己的四张生命牌一同拿起来。

  江攀龙眯起眼睛,看向侯凯麟手中的四张生命牌。

  “不好意思,龙皇大爷。我要发动其中一张生命牌的效果,直接结束这个回合。”

  侯凯麟从四张生命牌中抽出一张,展示给江攀龙看,并把另外三张生命牌一同送进墓地。

  “我去!你这运气也忒好了吧?”

  江攀龙忍不住翻过去一个白眼。他将自己的所有手牌全部收拢在一起,握在右手中。

  “好吧。我结束这个回合。该你了。”

  “嗯……该我抽卡了。”

  侯凯麟从自己的卡组顶端抽出一张卡。抽到这张卡之后,他再次摇头,随即把自己的手牌全都覆盖到桌上。

  “不行啦。我翻不过去啦。”

  “哈哈。”

  江攀龙忍不住笑起来,把自己的手牌扣到桌子上。

  “咱们这算是咋回事啊?两个人各卡手一局?”

  “风水轮流转喽,”侯凯麟张开手,往自己的卡组顶端和唯一剩下的生命牌顶端各拍一下,“第一局,我的风水好;第二局,你的风水好喽。”

  “咱俩还得随时换换座位,是吗?”

  江攀龙笑着拿起手机,把自己的对战计算器上方的所有数据复原。两人先后把自己的卡组重新归拢到一起,开始重新洗牌。

  “好!”

  “好耶!”

  “吁——”

  喝彩声和嘘声先后从观战区的两个方向响起来。喝彩声主要来自分散地坐在观战区各处的外地玩家,嘘声则主要来自扎堆坐在一起的上海本地玩家们和已经闲下来的工作人员们。所有发出声音的人都盯着舞台上方的焦点桌,或者盯着悬挂在舞台上方的投影屏。

  “怎么回事?”

  刚刚从围在“迷幻孤星”周围的一圈COSER周围走回来的黄天伟忍不住抬起头,向舞台上方的投影屏看去。投影屏上,10号种子“狙击手”的半区有一张装备着两张装备魔法卡的战甲骑士-统军元帅,而“小虫”庞盛的场上则没有任何怪兽。

  “那个小虫从手牌中发动一张陷阱,被狙击手用战甲骑士的本家反击陷阱给无效了。”

  冯必成抬起手,指向投影屏的边缘位置。两名牌手的魔法与陷阱区刚好位于投影屏的边缘位置,如果不仔细看,可能会注意不到。“小虫”庞盛的场上有一张通常陷阱卡,墓地中有好几张堆在一起的陷阱卡;“狙击手”的魔法与陷阱区则有两张装备在统军元帅上方的装备魔法卡,以及一张反击陷阱卡。那张反击陷阱卡是一张费用为2的陷阱卡,卡图在灯光的照射之下反射出略微有些深邃的黄光。

  “哦?那家伙终于走不下去了吧?”

  黄天伟坐回到冯必成身边,看向焦点桌的方向。他刚好看到,“小虫”庞盛从椅子上站起来,像某些单位里的职工遇见领导一样,向对面的“狙击手”低头哈腰,一边陪着笑脸,一边伸出手。

  “狙击手”似乎不太愿意给庞盛面子,慢慢地收拾好自己的卡组,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收拾好,随后才拎起自己的背包,象征性地用两根手指捏住庞盛的手心和手背,迅速地摇晃几下。他和站在一旁的李俊德击掌一下,随即向舞台中央的白板走去。

  庞盛露出尴尬的笑容,一边微笑,一边摆手。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之后,他便往主席台走去。钟卓越、杨明剑等人也先后从座位上站起来,一边对他指指点点,一边哄笑。他一边往前走一边赔笑脸,差一点和正在往舞台上走的文恒嘉撞在一起。

  “你干嘛呢,老猥琐?走路能不能注意一点?”

  杨明剑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一边笑着,一边用右手食指去指点庞盛的脸。

  “抱歉,抱歉……”

  庞盛继续赔笑脸,两只肩膀不停地上下晃动。他张开双手,把自己身上的纪念衫往下拉,把衣服表面的褶皱用力拉平,一摇一晃地向主席台右侧的位置走去。同样走到摆放礼包的主席台座位前方的“悲剧之王”梅琦刚好扭过头来,向他看去。他顺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让梅琦先去领奖品。

  “天道,发挥不错嘛。”

  杨明剑径直走到文恒嘉面前,抬起手,轻轻摩挲他的额发,随后再轻轻地拍他的肩膀。

  “师父,其实我只是运气好而已……”文恒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悲剧之王的几张关键卡先后被我锁住,然后,他就没法动弹了……”

  “加油吧。争取继续保持。”

  杨明剑抬起头,向赛场第一排,也就是纸板上的左半区看去。左半区的四张比赛都还没有结束,八名玩家要么忙于洗牌,要么忙于出牌。每个人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面前的赛场上。

  2019.8.5

  上一章链接:《极战龙皇》(125)战略性放弃

  江攀龙将自己的五十张卡片平均拆分成五组,平放在自己面前。他先后将五组卡片依次拿起来,捧在自己的掌心,将自己要换掉的卡片抽出来,堆放在卡盒边缘。将全部五组卡片处理完毕之后,他再拿起自己的备用卡组,将要换进来的卡片一一抽出来,分别塞入取出卡片的五组卡片之中,将五组卡片都重新变成十张一组。换好卡片之后,他将自己的卡组仔细切洗三遍,推到卡垫中央,再将自己换下来的卡片和备用卡组中原有的卡片合为一体,背面朝上地平放在自己的卡垫中央,证明自己的备用卡组总数没有变化。

  侯凯麟的动作几乎和江攀龙一模一样。只不过,他洗牌的动作比江攀龙更轻一些,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龙皇大爷挺小心的嘛。”

  “那是当然的啊,”江攀龙笑笑,“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啊。”

  侯凯麟笑着接过江攀龙的卡组,将卡组分成三份,重新切洗。两人几乎同时切洗完对方的卡组,将卡组交还对方。

  “我选择先攻。”

  江攀龙当仁不让地从自己的卡组顶端抽出六张卡。看清自己的六张起始手牌后,他立刻将手牌中央的破坏龙突袭打出来。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突袭。”

  “好。”侯凯麟点头。

  江攀龙翻开卡组,从卡组中央偏上的位置抽出一张破坏龙-劲浪,放置到自己的怪兽区中央。

  “我召唤劲浪。我要发动劲浪的效果,从卡组拿一张‘破坏’魔法卡。”

  侯凯麟点点头,眼睁睁地看着江攀龙把一张破坏龙的巢穴加入手牌。

  “我支付劲浪带来的一点额外费用,发动破坏龙的巢穴。我要发动它的效果,拿一只破坏龙。”

  江攀龙又从卡组中翻出一张破坏龙-锋翼,将它加入手牌。等到侯凯麟将他的卡组重新切洗之后,他从手牌抽出两张卡,盖放到自己的场上。

  “我盖放两张卡。回合结束。”

  “我的回合。抽卡。”

  侯凯麟把自己的二十面骰子摆放好,随即抽出七张卡。看清自己手中的七张卡之后,他忍不住皱起眉头来。

  这七张卡,分别是一张圣日之轮,一张至高之冠,一张戒律祭司,一张圣殿的裁决,一张圣堂之上的长明灯,一张圣光的宝牌,还有一张是他从备用卡组中换进来的通常魔法卡——屠龙令。其中没有一张卡是费用为1的小怪,也没有场地魔法和能够发动场地魔法的卡牌。

  江攀龙的嘴角微微往上一翘。通过侯凯麟的表情,他能够看出,侯凯麟大概率遇到和自己在第一局一样,甚至更严重的麻烦。

  “我盖放两张卡。回合结束。”

  侯凯麟将自己手中的长明灯和圣殿的裁决盖放到自己的场上。

  “好的。在你结束回合时,我支付一点费用,召唤手牌中的锋翼。”

  江攀龙将自己手中的锋翼放置到劲浪的左侧。在对方场上只有盖卡的情况下,直接把锋翼派上场,可以试探对手的盖卡到底是什么,甚至也可以踩坑。一般情况下,裁决天使卡组如果不能及时地发动场地魔法,大部分的陷阱都会失效。

  “我的回合。抽卡。”

  江攀龙将二十面骰子顶端的数字调成2,抽出一张卡。他将自己手牌中的破坏龙-疾驰抽出来,放置到劲浪的右侧。

  “我支付一点费用,召唤破坏龙-疾驰。”

  侯凯麟没有说话,只是眯起眼睛,点点头。

  “我要发动疾驰的效果,从卡组把一只破坏龙送进墓地。”

  看到侯凯麟没有做出任何表示,江攀龙便翻开自己的卡组。犹豫一下之后,他从自己的卡组中将一张破坏龙-碎星取出来,送入墓地。

  “我要把碎星送入墓地。”

  “行。”侯凯麟继续点头。

  江攀龙抬起手,伸出手指,轻轻地指点自己场上的三只小怪。他已经可以确定,侯凯麟的两张盖卡暂时都无法对自己构成威胁。他将手指落到攻击力最高的锋翼上面。

  “既然如此,我要用锋翼对你直接攻击。”

  “好。”

  侯凯麟在自己的手机页面中输入“-1900”和“-1”,翻开自己生命区顶端的生命牌。看清生命牌的效果之后,他拿起生命牌,将它展示给江攀龙看。

  “我要发动生命牌的效果,从手牌或墓地把一只费用为1的天使族怪兽召唤。如果我场上没有怪兽,可以改为把任意一只天使登场。”

  “嗯……好。”

  江攀龙手上没有能够压制这张生命牌的效果的牌,只能点头。他不得不承认,在触发生命牌的效果这一方面,侯凯麟算是他遇到过的最幸运的对手之一。

  侯凯麟直接将自己手中的至高之冠摆放到自己的怪兽区中央,让它挡在破坏龙-劲浪的前方。

  “用这个效果登场的怪兽在登场的回合不能发动效果,并且会在下一个回合结束时返回手牌。您请继续吧。”

  “我要先用疾驰对你直接攻击。”

  江攀龙抬起右手食指,指向破坏龙-疾驰的卡图表面,再指向侯凯麟面前的二十面骰子。

  “疾驰的效果是永续效果,不会被至高之冠的效果所无效。”

  “嗯……好的。”

  侯凯麟再次拿起手机,在对战计算器上输入“-1800”和“-2”,随后翻开自己的第二和第三张生命牌。他把第二张生命牌送进墓地,随即将第三张生命牌展示给江攀龙看。

  “我要发动其中一张生命牌的效果,从卡组中把一张名字带有‘裁决’的陷阱卡加入手牌。”

  “可以。”

  江攀龙微微点头。当侯凯麟从卡组中拿出一张裁决的禁令,并展示给自己看的时候,他的嘴角再次轻微地往上扬起。将侯凯麟的卡组切洗完毕之后,他便将自己手中的破坏龙融合放置到场上。

  “我要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融合。”

  侯凯麟忍不住瞪大双眼,看向江攀龙的手牌——因为,他无法确定江攀龙的手牌里有没有破坏龙-光耀,或者其他的破坏龙。而且,他也不了解破坏龙-碎星的效果。

  “我要用锋翼、劲浪、疾驰和碎星作为融合素材,融合召唤破坏龙皇-星陨。”

  江攀龙将自己场上的三条龙和墓地中的破坏龙-碎星一同移动到除外区,随即从自己的额外卡组的中央位置抽出闪闪发光的破坏龙皇-星陨,放置到自己的怪兽区中央。

  “我用四只怪兽融合召唤出星陨,因此,它不受其他卡牌效果影响。我要发动它的效果,把你的至高之冠破坏,并将其除外。”

  “啊?”

  侯凯麟发出略微有些惊讶的叫声。他忍不住捏住破坏龙皇-星陨的边缘,轻轻地将它从卡垫上方拿起来。他知道限量发行的全息卡牌的价值,但却不完全了解用碎星来融合召唤星陨的方法。

  “这只破坏龙皇……不是需要……光耀作为素材吗?”

  “碎星可以代替光耀,”江攀龙淡定地解释,“它的第一个效果是,可以作为‘破坏龙’融合怪兽中被指定的素材的代用品。当然,用它进行融合召唤后,这个回合就只能进行这一次融合召唤。”

  “得——嘞——”

  侯凯麟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一边摇头,一边像店小二招呼客人一般故意拉长腔调,发出悠长的感叹词。他拿起自己场上的至高之冠,将它放置到除外区。

  “用四只怪兽融合召唤的光耀可以在一回合内对你进行四次攻击,”江攀龙抬起手,指向星陨的卡图,再指向侯凯麟场上的二十面骰子,“所以,我现在要对你进行第一次直接攻击。”

  “好嘞,好嘞,大爷……”

  侯凯麟拿起自己的手机,调出对战计算器的画面,在生命值一栏输入“-3800”,又在生命牌一栏输入“-4”。他看向对战计算器上显示出的、自己仅剩的500点生命值,随即将自己的四张生命牌一同拿起来。

  江攀龙眯起眼睛,看向侯凯麟手中的四张生命牌。

  “不好意思,龙皇大爷。我要发动其中一张生命牌的效果,直接结束这个回合。”

  侯凯麟从四张生命牌中抽出一张,展示给江攀龙看,并把另外三张生命牌一同送进墓地。

  “我去!你这运气也忒好了吧?”

  江攀龙忍不住翻过去一个白眼。他将自己的所有手牌全部收拢在一起,握在右手中。

  “好吧。我结束这个回合。该你了。”

  “嗯……该我抽卡了。”

  侯凯麟从自己的卡组顶端抽出一张卡。抽到这张卡之后,他再次摇头,随即把自己的手牌全都覆盖到桌上。

  “不行啦。我翻不过去啦。”

  “哈哈。”

  江攀龙忍不住笑起来,把自己的手牌扣到桌子上。

  “咱们这算是咋回事啊?两个人各卡手一局?”

  “风水轮流转喽,”侯凯麟张开手,往自己的卡组顶端和唯一剩下的生命牌顶端各拍一下,“第一局,我的风水好;第二局,你的风水好喽。”

  “咱俩还得随时换换座位,是吗?”

  江攀龙笑着拿起手机,把自己的对战计算器上方的所有数据复原。两人先后把自己的卡组重新归拢到一起,开始重新洗牌。

  “好!”

  “好耶!”

  “吁——”

  喝彩声和嘘声先后从观战区的两个方向响起来。喝彩声主要来自分散地坐在观战区各处的外地玩家,嘘声则主要来自扎堆坐在一起的上海本地玩家们和已经闲下来的工作人员们。所有发出声音的人都盯着舞台上方的焦点桌,或者盯着悬挂在舞台上方的投影屏。

  “怎么回事?”

  刚刚从围在“迷幻孤星”周围的一圈COSER周围走回来的黄天伟忍不住抬起头,向舞台上方的投影屏看去。投影屏上,10号种子“狙击手”的半区有一张装备着两张装备魔法卡的战甲骑士-统军元帅,而“小虫”庞盛的场上则没有任何怪兽。

  “那个小虫从手牌中发动一张陷阱,被狙击手用战甲骑士的本家反击陷阱给无效了。”

  冯必成抬起手,指向投影屏的边缘位置。两名牌手的魔法与陷阱区刚好位于投影屏的边缘位置,如果不仔细看,可能会注意不到。“小虫”庞盛的场上有一张通常陷阱卡,墓地中有好几张堆在一起的陷阱卡;“狙击手”的魔法与陷阱区则有两张装备在统军元帅上方的装备魔法卡,以及一张反击陷阱卡。那张反击陷阱卡是一张费用为2的陷阱卡,卡图在灯光的照射之下反射出略微有些深邃的黄光。

  “哦?那家伙终于走不下去了吧?”

  黄天伟坐回到冯必成身边,看向焦点桌的方向。他刚好看到,“小虫”庞盛从椅子上站起来,像某些单位里的职工遇见领导一样,向对面的“狙击手”低头哈腰,一边陪着笑脸,一边伸出手。

  “狙击手”似乎不太愿意给庞盛面子,慢慢地收拾好自己的卡组,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收拾好,随后才拎起自己的背包,象征性地用两根手指捏住庞盛的手心和手背,迅速地摇晃几下。他和站在一旁的李俊德击掌一下,随即向舞台中央的白板走去。

  庞盛露出尴尬的笑容,一边微笑,一边摆手。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之后,他便往主席台走去。钟卓越、杨明剑等人也先后从座位上站起来,一边对他指指点点,一边哄笑。他一边往前走一边赔笑脸,差一点和正在往舞台上走的文恒嘉撞在一起。

  “你干嘛呢,老猥琐?走路能不能注意一点?”

  杨明剑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一边笑着,一边用右手食指去指点庞盛的脸。

  “抱歉,抱歉……”

  庞盛继续赔笑脸,两只肩膀不停地上下晃动。他张开双手,把自己身上的纪念衫往下拉,把衣服表面的褶皱用力拉平,一摇一晃地向主席台右侧的位置走去。同样走到摆放礼包的主席台座位前方的“悲剧之王”梅琦刚好扭过头来,向他看去。他顺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让梅琦先去领奖品。

  “天道,发挥不错嘛。”

  杨明剑径直走到文恒嘉面前,抬起手,轻轻摩挲他的额发,随后再轻轻地拍他的肩膀。

  “师父,其实我只是运气好而已……”文恒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悲剧之王的几张关键卡先后被我锁住,然后,他就没法动弹了……”

  “加油吧。争取继续保持。”

  杨明剑抬起头,向赛场第一排,也就是纸板上的左半区看去。左半区的四张比赛都还没有结束,八名玩家要么忙于洗牌,要么忙于出牌。每个人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面前的赛场上。

  2019.8.5

  上一章链接:《极战龙皇》(125)战略性放弃

亚洲城会员登录 版权所有© www.wizshu.com 技术支持:亚洲城会员登录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