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扶风——偷麦换瓜

2019-07-18 点击:1910

  偷麦换瓜

  文/闰土

  

  “换瓜唻,甜西瓜来咧,一斤麦换二斤西瓜。”

  一阵阵叫卖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睁开惺忪的眼睛看看,窗外艳阳火辣辣地照着大地,不知什么鸟儿在院子的核桃树上欢快地鸣叫着,刚吃过上午饭,想睡会儿,我被这烦人的喊叫声纷扰得全无睡意,一咕噜从炕上爬了起来。

  今天轮虎子换西瓜,不知他今天耍懒不耍懒?把麦从家里偷出来了没有。前天是我趁天黑偷了家三斤半麦,埋在生产队两个麦草垛子的夹道下面,第二天,我叫上虎子,刨出麦子,在村口挡住了一个开着手扶拖拉机卖瓜的人,换了一个七斤半的西瓜,卖瓜人的媳妇说,我还沾了她半斤瓜呢?

  我和虎子是最好的伙伴,都在三年级上学,并且在一个班上。人们都说,我俩是一抓红罗卜, 不零卖。出出进进,形影不离。其实我只比虎子大三天,又隔了两家住着,按辈份,他叫我哥,虎子嘴甜常常开口闭口叫我哥哥,我心里美滋滋的,常在他跟前,挺胸抬头,以老大自居。

  那时的瓜都是在地里种,没有大棚西瓜,有的农户种麦时留一垄空地,有些人干脆把麦割了才种瓜,所以瓜就熟得晚,有些到中秋节瓜才开园了。

  记得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夏日,中午时分,知了、纺线虫不停地叫着,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微风丝亳没有给人们带来凉意,那路边花草被太阳晒得都低下了头。

  我抱着用麦子换来的西瓜,虎子在后面跟着,大步流星地向麦草垛子夹行hang走去,那是我们常玩耍的地方,十分隐蔽。

  走进那个麦草垛子夹行,我喉咙好像手伸上来一样,不等虎子开口,就一拳砸开了瓜,那是黑籽红瓢,我把稍多一点的瓜给虎子,虎子还很讲义气,死活要把多的给我,我也没有太客气,顺手接来,用手掰成小块,狼吞虎咽地啃着,连瓜籽都咽进肚子里,那甜甜的瓜汁,吃进嘴里,滋润着我的心田,黏黏的西瓜汁粘满脸颊和双手。

  吃完瓜,虎子把瓜皮用装瓜的方便袋子一装,将那麦草刨了一个小坑,把瓜皮塞了进去。我俩商议,这事对谁都不能说。虎子自告奋勇,后天轮他换瓜,地方就在这儿,他带上刀子,后天晚上在这过瓜瘾。

  那年代是改革开放不久,农民刚实行生产责任制,都自己种小麦、玉米,也有种西瓜、梨瓜、籽麻、豌豆、还有栽旱烟的,种蔬菜的,也有零零星星农户栽苹果树的,反正五花八门,种啥的都有。

  农民温饱问题基本解决,吃穿比过去好多了,就是农副产品卖不上去,经济滞后是大问题。父亲手头常常不宽裕,对家里买东西、我们零花钱更是管得很紧,记得每年忙罢收完麦子父亲割一次肉,八月十五中秋节割一次肉,一直到过年,我们才能吃上肉。对于吃西瓜,母亲只能格杂麦(即是瘦颗粒麦)换上几个小瓜,一放就是四、五天,常常舍不得吃,有时父母上午从地里回来了,叫上我姊妹四个,加上父母亲,六口人吃上四、五斤重的瓜,用父亲的话说:“他不爱吃瓜。” 往往只吃上一牙,我心里明,他老人家是让我多吃些。

  那天晚上,等我赶到麦草垛子夹行,虎子早己来了,他对我说,家里那麦子在奶奶房间里放着,奶奶有病,父亲跟奶奶睡着,房子有人,他几次想偷都没有成功,我一听,忙摇摇手,对虎子说道:“昨天我爹给我换了几个,还没吃完,那就算了吧。”

  虎子说:“你别管,咱暗号照旧。”我俩就分头跑回家了。停了几天,一声口哨后,他在我头门外不远处等着我,这是我俩最初约定,往往有特殊事情,都是相互打三声口哨,然后出门相互碰头。

  

  “换瓜唻,甜西瓜来咧,便宜换呢!一斤麦换二斤西瓜。” 这时,传来一阵阵卖瓜人的吆喝声。

  我知道有情况,赶紧跑出头门,看见在街道不远的村口,有一个开着农用车卖西瓜的,我走上前细细一看,正巧就是前天给我换西瓜的那个人,不同的是这回他儿子跟他出来了。

  虎子己站在卖瓜车跟前,他向我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正当我们挑瓜时,虎子他二爸大步流星地赶来了,虎子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他以为二爸知道他的秘密追来了。

  虎子他二爸来了,手里提了少半袋麦,原来他家里来客人了,急匆匆换了个瓜提走了,我和虎子长长出了一口气,心终于放在肚子了,再看看手扶拖拉机上的三、四袋子麦,我终于明白,在那个经济不景气的年代,人们都相互交换着商品。用麦换着西瓜…换着人们需用的商品,听卖西瓜的人说,他今年种了三亩西瓜,都换成麦了,只卖了一百多元现钱,说是有些商店都用麦子换商品了。

  虎子忙抱上西瓜,急忙向那麦草垛夹行走去,我也紧跟着,我心剧烈地跳动着,真好像做了贼似的。我俩又一次来到麦草垛夹行,那里的烂麦草、好麦草被我俩扑腾了一地,厚厚一层,有时我俩白天玩累了,都呼呼睡上一大觉后才回家。

  有时我们在麦草垛下面埋些好吃的,我俩就像猫翻儿子一样,这里翻翻,那里找找。记得有一次,虎子家来了亲戚,他妈烙了些韭菜馍,他没找见我,就给麦草垛下面塞了一块,晚上他和我去找时,找了半天,没有找到,看见那零乱的麦草,虎子疑惑地说:“怕是被野狗闻见叼走吃了?”气得他胡骂了一通。

  这时,虎子马上拨开麦草,他不知什么时候给那里藏了一把刀子,取出来三下五除二地切开了瓜,这瓜是黄瓢白瓜籽,据说是新品种,我俩硬挣着吃完了瓜,肚子吃得滚瓜圆溜。

  正当我俩收拾瓜皮,准备在这睡觉时,母亲来了,也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我俩吓坏了,扔下瓜皮想跑,母亲喊住了我和虎子,心平气和地说:“哪来的瓜?吃瓜也不叫声妈,这瓜甜吗?”

  母亲和颜悦色地说着,我俩一个看着一个,脸一直红到脖子上,恨不得钻进地缝里。虎子抢先说道:“姨,是我不对,是我想吃瓜,偷了家里的麦子,换了瓜,叫我哥吃的,不怪我哥,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我一看母亲也没生多大的气,胆子也正了,忙说:“前天我偷了咱家三斤半麦,换了一个西瓜,我俩就在这儿吃了。这次,母亲也没有大声地责骂、训斥我俩,她拉着我俩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瓜娃,以后想吃瓜妈给你们换,再不要脚长手短的,你们是娃娃伙,以后再不敢这样了,老师、同学知道后会笑话你们的。

  我真后悔了,后悔不该偷麦换瓜,虎子擦着眼泪,向母亲保证,以后再不敢这样了。

  我知道母亲的脾气,她教育我们姊妹几个,不是打、骂,而是打比方、讲道理。去年,我和我班一个同学打架,她老人家知道后,给我讲道理,使我认识了错误,我主动去那个同学家里,向他赔情道谦。

  这回,我真正知道自己错了,真不该为了嘴,去偷西瓜。常言道: ''小洞不补,大了尺五。”

日期归档
亚洲城会员登录 版权所有© www.wizshu.com 技术支持:亚洲城会员登录 | 网站地图